教科書的立場

聯合報

一位編書教授認為,「武昌起事」確實學術中性,而「武昌起義」代表中華民國推翻滿清的正當性,教科書本來就該有立場,是「中華民國」的立場,所以該用「起義」才對;評審查委員都是中華民國政府聘任的,不應謀殺中華民國的立場。

這句話看似正確;但用這種角度編撰教科書的話,是不是該在前面序章寫個聲明?什麼都不用多說,寫個中華民國的現狀處境就好了。

而且,什麼是中華民國的立場?中華民國最後一個立場(行政命令,未寫入憲法)是「中華民國放棄宣稱擁有全中國的主權與代表權,願意以代表台灣人民的民主政府的姿態與中共政府進行對等的談判,共同追求未來自由、民主、均富的統一新中國。(19941991,國家統一綱領)」。照這個立場,不把中國稱為「我國」沒有錯呀;我國雖然叫中(華民)國,但是是代表台灣而不是中國的民主政府呀;把前半段的歷史改為持平用詞、去掉國父等等稱呼也是合理的不是嗎?我實在是看不出這對「我國」的國族認同有任何危害。

更麻煩的是國家的立場的變動速率:雖然偷偷在背後搞現在這些東西,但是現任的總統凍結國統會之後並沒有推出明確的新立場;那再換黨執政之後教科書就再改嗎?把這個教科書編撰的邏輯套用到偉大的右派布希政府的話,那美國的教科書不就都沒有地質學和演化論了?地球是在西元前4000年第一週由上帝創造的嘛;生物的精巧、奇妙與不可知也是因為是由更高等,全知、全能的智慧所創造的囉。這位「編書教授」有沒有一點學術獨立的精神呀?如果他拿 NSF 的錢去做全球暖化的研究的話,他會不會說「全球暖化只是個理論,不是事實」?

學術中性才是教科書編撰的立場;如果用國家的立場編撰義務教育教科書,快速的變動和各國間的歧見(想想二戰歷史)會導致後患無窮。聯合報為什麼不乾脆說「教科書要符合(媒體塑造的)民意的立場」這樣還比較快。偉哉!聯合報。

3 thoughts on “教科書的立場

  1. 歷史跟科學是不同的…
    歷史一定要有立場,否則日本也不需要努力的把南京大屠殺排除在歷史之外了。

  2. Eric,

    「歷史一定要有立場」是因為歷史永遠無法絕對客觀,只能做到相對客觀(歷史 v.s. 史觀)。這並不代表教科書要為政治、政府的立場服務。去中國化也不必然是學術中性;這幾年來民進黨政府許多被歸類為去中國化的作為許多也是違背學術中性的。

    附帶一提,從日本外務省的網站他特別設置的歷史教科書翻譯網站,日本政府從來沒有否認過南京大屠殺與在教科書內刪去其內容。倒是他們對死傷的估計較低,而我無法分辨是他們低估了還是我們以前所知的高估了;不過我想這後面一定有個宣傳與反宣傳的戰爭在進行著。

  3. Sure, 其他的我都可以接受,但把國父拿掉就實在說不過去了。事實上我們還有「國父誕辰紀念日」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