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訊息網絡與網路自由

Facebook: Page not found

所有自由議題都是相連的,他們在發展的過程互相影響,直到今日,在實際的運作面,他們也會互相碰觸,相輔相成。

陳為廷分享這篇新聞《張志軍來台 網路也戒嚴?在 Facebook 上說

這真的不尋常。昨天本來想看一下中強律師的評論,搜尋發現找不到。

才想到,早上就聽他說在房內被破門前,臉書就莫名被停權了。

加上難攻、和李茂生、沃草先後被限制權限。這絕對不是單一事件。

新聞和評論的臆測成分都很重,非常有可能這些帳號都只是被惡意檢舉才被限制發文的,而不是政府與 Facebook 有何私下的協議。但這個現象又再度驗證了,我們逝去的,去中心化、透明的網路有多麼的重要。有沒有人和他們說他們真正需要的是海盜灣等級的架站、技術,甚至是防禦能力,永不從網路上下架,除非政府從 ISP 端建立防火牆?有沒有人跟他們說,「Facebook 社運」模式(源自於茉莉花革命的 Twitter 社運模式)在動員和擴散上雖然有效,這些工具也是中心化架構的致命弱點?有沒有人帶著上一代網路人的慚愧,和他們說,這是我們所想像的網路,但對不起,因為我們沒有做到,所以你的訊息才會被這樣被封殺?

我一直在私下的管道在 Mozilla 內部說,Open Web 作為組織的任務,勢必代表立場必須隨著時代更新,同意更多的概念是確保網路自由的基石:網路中立性、去中心化、公開規格硬體(Open source hardware)、反言論審查……。立場也不該隨著國家與地區,為了方便而扭曲。這些訊息都是可以在我們在產品上妥協的同時發展,而不是縮限觀點來自圓其說現在的產品。

如果不做這些事情,做低階手機讓接下來的十億人能夠更容易上網,最後到底可以幹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