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are not there yet – Code Rush 雜感

感謝 MozTWIrvin 等人籌辦活動,今天終於有機會坐在電影院好好看完 Code Rush 這部電影。

這部電影是從 1998 年 3 月 31 日,Netscape 釋出 Mozilla 原始碼,建立 Mozilla 自由軟體專案的前幾週開始講起,一路講到最後 Netscape 決定賣給 AOL 的時刻。1998 年,Netscape 在微軟強大的競爭之下,決定以釋出原始碼,建立自由軟體專案的方式奮力一博來維繫自己的影響力,以及作為一家公司的營利命脈。這件事,就我們後來所知,是完全失敗的。Netscape 逃不了售出的命運(雖然換股的價碼很不錯),員工在併購之後各奔東西,微軟成功壟斷瀏覽器市場;作為故事背景的 Mozilla 自由軟體專案,直到 2004 年才以 Firefox 這個產品重新樹立影響力,如鳳凰般從灰燼中重生(Firefox 最早的產品名是 Phoenix)。

在電影院沉浸的感受是強烈的。就我去了幾次的粗淺感受,矽谷的確和 1998 年一樣,是個掏金的地方。辦公室有堆滿點心的廚房、懶骨頭沙發、熔岩燈——程式設計師可以帶著一技之長去大公司(「establishment」)享受看似成功的人生,或是到新創公司充滿夢想,拿股票選擇權,即片中 Jamie Zawinski 所稱的樂透彩票。Milestone 前的風雨欲來,朝向「Zarro Boogs」前進的感覺也是一模一樣的(連 face-palm 也一樣)。片中的 Michael Toy、Jamie Zawinski、Tara Hernandez 等人趕上了 1998 年 3 月 31 日 Milestone,然後再隨著 Netscape 的瓦解往人生下一階段前進。

我喜歡片中 Zawinski 對 Mozilla 自由軟體專案的精準描述。很欣慰的,雖然沒有成功拯救 Netscape,Mozilla 後來的確也重生了,發揮了使命與影響力(順便賞了我一個工作)。但 1998 年與 2012 年的差異真的不大。Mozilla 基金會與公司作為 Mozilla 軟體專案的主要貢獻者,必須在主導專案,維繫 Mozilla 使命的同時保持自己的影響力與金流。Mozilla 抵抗的依然是奉行封閉、獨佔的公司與其軟體生態圈。Zawinski 對網路也有精準的預測:「我們處在一個產業的起點。誰知道這個產業會怎樣發展,搞不好又會變成像電視一樣,被少數公司所掌控,決定我們能看到、聽到什麼,這有太多先例了。」

感謝 OrinX 的聯絡,今天的活動最後有一段 Tara 向參與同好的打招呼影片;她後來加入了 Pixar 動畫,在影片中也和我們展示了他們現在用的一模一樣的工具:Tinderbox、Bugzilla …。她說我們好像真的成功了,「網路已經無所不在 … 想必台灣和美國一樣,走在路上看到的廣告上面一定都有個網址」。但其實我們還沒有成功:現在在路上的廣告出現的並不是網址,而是「請上 Yahoo! 奇摩搜尋『…』」或是「請上 Facebook 『…』粉絲團」,人們偏好的是封閉平台的「體驗」與「安全」,而不是開放與自由。

最後我聽到 Irvin 在活動會場宣傳 Mozilla TaiwanFacebook 粉絲團以及線上 Code Rush 電影院活動,心中覺得相當的諷刺。沒有不敬的意思,這是當下能做把事情做好的方法。但有一天,我希望我們能不用在「對」與「好」之間選擇。

有一天。


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 clone mozilla-central repository,然後輸入 git log --topo-order --reverse | head,你會得到這個:

commit 781c48087175615674b38b31fcc0aae17f0651b6
Author: ltabb 
Date:   Sat Mar 28 02:44:41 1998 +0000

    Free the lizard

mozilla-central 即 Mozilla 所有程式,包含目前 Firefox 的程式碼的 repository。歷史呀。

One thought on “We are not there yet – Code Rush 雜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