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

殺人多麼容易。

我指的不只是太晚拉黃線的公路局工程人員、或是酒醉駕車的砂石車司機、或是欺壓新兵成習的長官;他們只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負責扣板機的人。

我指的也不只是在新聞上說「本來年底就要修橋了,但是鋼價太貴沒人投標」的公路局長、不是放任員工喝酒還上工的砂石廠長、甚至不是一生從軍卻不願改革軍方文化的將軍上級。

制度放任這些事情發生。身在制度中的我們,坐視這些事情發生。我們殺了人。

我們選不出負責任的民意代表與政府來確保橋樑安全。我們放任台灣大部分地方的居民需要騎機車上學/上班,沒有可靠的大眾運輸,又放任喝醉酒的駕駛在路上橫行,在出事前還沒被警察欄下。我們花費 20% 的政府總預算加上每位在島上成長的男性一年的時間來養一群能捍衛國家的人,而且還可以接受有些人進去之後沒能活著出來。

我們覺得,那些人只是比較粗心、比較倒楣、或是比較軟弱。我們之中,有人說「忍一下,出來之後當作飯後聊天的話題,很難嗎?*」,還有人覺得開/騎車的人要自己小心,還有人放棄掙扎,覺得那是必要之惡,社會「可容忍的犧牲」。我們還煞有其事的說「當兵是一種人生的歷練」。

我們甚至覺得,為了讓街道更安全,孩子出門不會被綁架,讓制度殺掉一些人沒有關係。我們甚至不關心那三個人是不是真的是罪犯,覺得都快 20 年了,殺錯人就算那些人倒楣吧。

於是你每天在台北安心的搭捷運上學/班,捷運故障還會想要罵髒話。開車超速一點點就被開單,覺得政府乾脆少請一些警察算了。出社會之後,拿著當年入伍的回憶,當作「飯後聊天」的輕鬆話題。

雨還沒下完呢。還早。

* 語出 PTT 八卦板推文。
* 上星期一位實習老師遭酒駕砂石車追撞與義務役墜樓兩件事,兩位罹難者是敝系的學長姐。我認識學長,僅此憑弔之。

5 thoughts on “殺人

  1. Pingback: Blog: timdream » Rigged Game

  2. Pingback: Blog: timdream » 漫畫《死亡預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