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敏然先生

他死的方法真是太強了。一個人坐火車到東部,找一個廢棄果園上吊。要多大的勇氣和決心才做的出來呀?

一切都是憂鬱症吧,我想。我寧可把問題歸咎於憂鬱症(如果一個人的自殺我們認為是不好的事情的話),而不是哪個人或是哪個事件。這對生者來說太沉重了。

還有記者的無腦分析是怎樣…?我比較想要知道他身邊的那些人對他的想法,想要說什麼。記者什麼時候有立場分析這些東西了?真是裝熟人。

T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