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申請入學

喝了一小杯梅酒,來寫週記吧~所以之我會這樣說的原因是因為上次我在我的個人板發現了一篇語氣+寫法我很喜歡的文,而那篇文章是年夜飯那天晚上,喝了酒又拿了紅包、看電視看到2點的時候寫的。說起酒,其實我不會喝醉,我很清楚我說了什麼話、做了什麼事-只是我喝酒的時候會比較敢說話,就像我那篇文章一樣。這樣算酒量好還是不好呀…。

週記delay了5天。虧我還把寫週記這件事情寫在To Do List裡面。其實我真的不想心情不好或是精神不好的時候寫週記,畢竟寫不出好東西;我真的是很看中週記的。如果沒有什麼可以寫我寧願不要寫(←藉口?);雖然說,上了大學週記常常跳過實際上也反映了我忙著過生活而且沒有時間思考…沒在思考的人,怎麼算是活著呢?

申請入學這件事情的餘波越來越強大了…。最近好多好多的事情都指向我的這個經歷…。其實也不是全部都是它的錯啦,這牽涉到包括我的一小群沒事就會關心現在的教育制度的人。迷失台大 高教悲歌(網站裡沒有全文)是天下雜誌這幾天在ptt2廣為流傳的文章,裡面提到台大因為現實諸多的因素,不但沒有辦法像教育部所想的成為世界一流大學,而它內部的諸多問題(例如專案搶補助的方法)也是整個高教的縮影…。然後又接到一通問申請入學面試的電話,但是今天卻聽說他第一階段落選了。

啊!第一階段落選了。所以今年不會有跟我同樣經歷的學弟出現了。唉。

Tim
PS 這篇週記早就寫好,但是扣留太多天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