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歷史/沒有思考的時間與空間

提姆太依賴電腦了。誰說沒有電腦就不能寫週記呢?我現在坐在學校的公車站等著回家,看著我現在認為敝校最漂亮的風景:不是那些松樹、湖面的波光、或是那些藏有智慧的建築物,而是閃著紅色綠色的燈光的飛機劃過星空。回家查了地圖,發現原來敝校在中正機場的降落航道上;飛機看起來比平常大但是我卻很少注意到引擎聲?嗯,真是剛好。

而想著想著,讓我想到一個我最近常用的比喻:我是個在台灣讀書卻這輩子沒填過志願卡的幸運小孩,從來沒經歷別人填志願卡時的想法。如果志願卡會影響大學四年,然後大學四年會影響一生的話,或許我現在還是那個會因為SpaceShipOne贏得ANSARI X PRIZE興奮的人,一個研究名字聽起來很cool的「航太科學」的人…

不過,現在的我是研究物理的。聽起來很科幻,但是我就是沒有辦法去思考過去的如果,就是所謂的另類歷史(alternative history),不管是個人的歷史還是實際的歷史:如果我那時候去讀了成大航太?如果鄭成功沒有打敗荷蘭人,台灣現在是不是另一個跟菲律賓一樣的獨立國家,但是主體卻是漢人?這些問題,還是交給平行宇宙去解決吧。

好,回到這個平行宇宙。目前的平行宇宙裡,提姆把自己搞的太忙,讓自己沒有思考的時間與空間。連週記都無以為繼啊…只能在等公車的零星時間在紙上寫一些自己都不太看的懂的片段。就算是回台北也是睡覺,醒來就出門,在家就看電視…唉。比較自己的生活和那個暗示,就真的不太清楚自己在這個時空做什麼。可能是一種基因裡的習慣,覺得該做的事情就不能用抄的混掉,就算是大家都這樣做之類的。Just can’t let myself choose easy ways…

暗示是什麼,等我真願意寫在週記裡的時候再說吧…很怕不斷的想這件事情讓心情越來越差。倒是劍道的「勿忘初心」可以跟這句話戰鬥一下…

Tim
對了,週記的目錄檔壞掉了,所以舊週記好像通通進不去了。我再想辦法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