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中考週後/才思泉湧/高中校慶

首先要跟週記讀者說對不起,太多事情要忙結果不但停了一次期中考的週記,考完的這篇還delay…要不要怪我沒寫週記,期中考週要寫的話也沒什麼好寫的(唉)。

艾柏瑟德提懶人站長同盟=ADMU=

這一切讓我想要有把艾柏瑟德提懶人站長同盟的標誌掛在網站上的衝動….

話說我的期中考是一週,別人的的期中考有的是一個月。好處是有啦,書不會讀不完,但是搞來搞去要讀書也不是,要去玩也不是還滿可憐的。而我的期中考到目前為止收到的成績也是一團亂,完全呼應我期中考週讀書的情況。

這兩個星期寫到很多很有感觸的作業呢(嗯,沒錯,我期中考前趕作業)。除了上星期說的計概作業以外,國文(科幻與文學)作業要討論人文與科學的衝突;英文作文的單元是「What is lost in translation?」,關於移民第二代/隨父母移民的小孩在新文化中的適應。第一篇作業因為平常就有想法所以才思泉湧;第二篇則是因為感觸太多而難以下筆…嗯,那段經歷還是很深的。We all formed from experiences, right?

其他的才思泉湧是很普通的。就是考試的時候會做的:網站、程式…其一是畢業典禮的網頁、然後是一個長的像機場時刻表的To Do List程式讓我可以注意接下來兩天要交的作業跟要做的事…其實這個部分的我很怪呢。從考高中的時候就把寫這些東西當成讀書時的娛樂…。只是這次有點太過分了,好像讀的書比寫的程式還少。

期中考週後做了一些事,也幹了一些蠢事。週末本來想好要去交大寫圖書館學概論報告,但是卻錯過了校車;星期六去高中校慶,見到很多朋友卻沒有很快樂的感覺;看到社團板上突然說要去國家圖書館找資料,結果就跟著衝去了。

再提提校慶好了。當然是我第一次當校友回高中。校友很好玩呢,在校生都穿便服,校友反而都穿制服。不過除了這個見到很多舊朋友的喜悅好像不足以蓋掉一些不好的回憶,甚至於發現不好的傢伙卻又跟著你陰魂不散。那天在校門口跟桔子聊到:「見到想見到的人很好,但是又見到討厭的人。尤其是討厭的人跟想見到的人走在一起,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做。」唉。

不過要被提姆這種好相處的人討厭也滿難的。就算是討厭了我也不會像一些人公開宣布「啊,我不喜歡那個人。」提姆不是會喚醒那些人自覺的人。對不起,我還是很鄉愿的。

喔,對了 宣布一下,我的個人板(無名小站 P_timdream)要鎖板了,還沒有告訴我ID的潛水人請趕快舉手。

Tim
PS Bug。「滿」這個副詞好像應該是打滿不是「蠻」。為了避免錯誤以後都打「有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