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畢業典禮籌備/抄考卷

週記總是提醒我印象多麼遙遠的事其實只是發生在上星期或是上上個月。其實時間並沒有過的很快,寫週記也算是整理日子吧。不知我抵抗過我媽多少次寫日記的命令…

嗯。也不過是考完期末考,專程去學校弄畢業典禮的日子也才四天而已。我做的工作(剪輯)突然變得很重要,我也變的重要了…因為就算是大家都沒用過那個軟體,我用的時間最長,所以我就變成每部短片最後細細修剪的那個人了。剪輯很有趣呢,雖然我們用的是Ulead MediaStudio 7(那天去公視的時候發現他們也在用),但是這件事讓我閃過Microsoft的電視廣告因為看見您的無限潛能,於是激勵我們創造軟體,任你盡情發揮。」好像我真的很會剪輯,但是離開學校的那個房間之後,沒有[去買]軟體的我還是只能在家裡把靈感畫在紙上。這就是一種形式的數位落差吧。

扯遠了。來談談畢業典禮吧。能說的不多,因為大概大部分的資料都是機密。畢業典禮用到的短片,經過我之後就大略完成了。當然,之前有編劇的靈感,和導演討論分鏡,導演和攝影的拍攝,最後我才能剪出那樣的片子(哪樣你們外人就畢業典禮那天來看吧!)我只把我自己當成一個把大家的這些努力拼湊出成果的人而已,不過在別人演中看起來好像我很厲害,把所有的混亂的影片變成了精采的故事。其實我也是照分鏡剪而已呢。讓我在這裡提這件事的根本原因,是因為畢籌會的高層好像因為跟編劇那群人不合所以完全不把他們的貢獻放在眼裡。偏見的影響多強大。

另外,剛剛提到我去公共電視,是因為我們要跟公視新聞借一個畫面。跟他們在電話裡討論了兩三次才拿到畫面,而且也填了正式的著作權同意書。果然是新聞部呢,我都忘了,不應該6點打電話過去,因為新聞7點開始…而且公視整個建築物很大,我一直以為他們只是以捐款過活的小基金會。山坡上的建築和斜斜的路令我聯想到舊金山。門禁很嚴,進出都要換證和磁卡管理。

在一個我整理房間收到累的晚上,我在網路上遇到了幾乎不會上MSN的一個同學。她說她讀書讀到累了,而且在報紙上看到美軍虐囚案的照片之後就一直想東想西。聊了很多,除了前面的東西以外,我們聊到了她現在決定要以我為榜樣的事情:抄考卷。唉,說來汗顏,我們班的人小考就是會到處抄答案嘛。我分析了一個她說她當時沒看出來的現象:我說,有些成績好的人會抄考卷,因為他們在意學期成績75分和85分的差別;而我不在意所以我不抄;班上大部分的人看不出這樣的動機,所以抄小考考卷都是以過一天算一天的心理;但是那些成績好的人,事後會把那天沒有讀好的書讀回來,至少在段考之前(我也會,但是是大考之前…|||)。所以結果就是,他們成績一直都很好,我的成績到了模考排名突然變好,但是那些過一天算一天的大眾則是現在開始後悔書沒讀…不過後悔歸後悔,指考還是要考啊。只是覺得那些人的做法算是一種心機吧,用這種手法保持優勢和[表面上的]成績。

附帶一提,我是不在意75和85的差別。但是如果差別是55和65的話,我還是會抄考卷的…||| 這不是什麼氣節問題,純粹是比較利益…

整理房間;整理三年的記憶,灌注在投影機投出的畫面;整理…

Tim
PS 筆記型電腦的資料也整理掉了。母上退休了所以電腦要還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