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刻/含糖飲料

這個星期是高中三年最後一週上課了。在最後一天結束的時候,我在一年級的板上發了一篇留言抱怨我現在的班級。算是一時的情緒也算是事實吧。我很討厭我們班的那些只想玩卻不動手做事的人;是啊,我們班一直都沒有玩到什麼,散落的同樂會、跳過的愚人節、出槌的畢業紀念冊什麼的。我用了「狗改不了吃○」在那篇留言裡;很難聽,我知道。但是就算到了最後一周,事實依然是事實;像提姆一樣的人就會去擔心我們班最後一節課沒活動、柳絮紛緋的汽球負載物沒著落、可能有的謝師宴冷場、沒人願意畢業典禮致詞等等…於是我跟幾個同學決定最後一節課要買花、做了一個減重以免飄不上去的假人、去跟班長說最好不要辦謝師宴、跟致詞的人說致詞的時候我幫你放PowerPoint。喂,我是考上了沒錯,但是這並不是全部跟我有關吧。憑什麼我要做這麼多公益呢。

雖然也不是沒有人幫忙,但是到了最後一刻我卻覺得特別的累…然後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星期五在學校臨時接到兔子的電話,卻也沒去找她…可能是潛意識的抗拒沒有計劃的是吧,總覺得已經安排好這個時候要做什麼所以就待在學校。笨蛋啊提姆,明明就沒什麼機會見到她。

另外一件事是智齒。很久沒看牙醫了,牙醫一邊看我的牙齒一邊嘆氣,還問我「你是含糖還是什麼的?」他說我的智齒下面的長歪,上面的蛀牙。後來想想說不定是因為在外面都喝奶茶、可樂什麼的飲料,所以牙齒才會被蛀到。可惡,之前還想說我都沒有蛀牙說。智齒果然是遺跡器官啊,如果沒有用途為什麼要長出來…

Tim
PS 這星期簽了很多名,寫了很多紙條、本子。之前在週記說寫這個好奇怪,沒有畢業的感覺;但是現在寫還是覺得怪怪的,沒有辦法把和那個人相處兩年(三年)的事情化整為一段話。是有些人有些特別的話要說啦,不過就是那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