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成績/游泳課

為什麼我每次想要打週記的時候想到的都是成績?我也不知道。

北聯指考模的成績出來了,我在學校的類組百分等級有90。但是這件事不能看表面。你一定會想,在松山有90那跨校排一定很高對不對?算出來在北模我卻只排89(三類)。但是在北模排名(一類;社會組)和我不相上下的寒流在學校卻只排68。

看不出來上文的結論對不對?這件事不太適合從學校說出去,不過事實也沒有什麼好躲藏的;敝校本屆自然組的成績並不好,並不是所有考生比較前面的一群;反倒是社會組那群人很前面,而且真的很前面。這讓我腦中閃過一堆結論和從以前到現在聽過卻不怎麼相信的gossip:關於在國中就聽說的這間高中的好成績都是來自社會組;關於本屆錄取分數敝校有史以來最低的,因為當年的第一屆國中基測敝校招生失誤讓成績不怎麼樣的人溜了進來;關於選三考二這個決定一開始設定的條件等等。

寫完就留在週記裡然後move on吧。提姆你又不是第一次後知後覺了。

最近過的不好,身體上。兩個星期的游泳課被老師操的半死,弄得全身痠痛;晚自習一定睡著,就算是去補習也會不小心睡掉十幾分鐘,但是想要在學校睡卻睡不著。太久沒運動身體硬掉了…(奇怪,我有爬忠孝復興的電扶梯啊)

想到電扶梯我就想到上次聽到一個外國人和他的朋友在那裡說「That’s my way of exercise.」原來大家都覺得台北捷運是拿來運動的。

提提另一件有趣的事:星期四中午的時候,我們大家聊天想到了一個問題:「O型的人會不會絕種?」感覺起來會,但是後來想到生物課本的哈地-溫伯格法則(Hardy – Weinberg’s Law)又發現好像不會。

哈地-溫伯格法則:一個不演化或是天擇的封閉族群,隱性和顯性的基因出現頻率總是不變。

這個法則是可以用數學證明的喔。果然沒有經過仔細思考書又讀的不夠多的話,自己的推論是經不起考驗的。

Tim
AB型的人真的比較奇怪?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