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請學校/成績單(續)

有人跟我說我太樂觀了。到開始決定申請確定的五間校系名單之前我一直都不相信這句話。現在相信了是因為我的成績很難用。

還記得我提起的「採三科」和「採四科」的優勢問題嗎?我發現我的優勢是 採英自>採總級分>採數社自>採數英自>採國數英自。其中沒有學校的採計組合是「英自」或是「英社自」的。然後就算是遷就該校系的篩選方式,也不是所有校系都只挑一種組合篩,只要有一個組合被篩掉就沒有了。挑來挑去能選的學校其實很有限。

另外家裡老頭突然跳了出來。不過我有點被他說服了,以他說的某些事來說。他說了很多啦,其中一件事可以這麼說:「你要去台南讀書讀4-6年的話,之後要回台北不是坐高鐵就回來了那麼容易喔。」這就是律之前說的出生在台北的人感覺不出來的事吧(PS 律是台南人,我家老頭是宜蘭人。)而剛好成大航太和中大物理的徵選時間撞期,所以我想如果真的兩間學校都找我去面試的話,我就留在北台灣好了。

上面是我真的很想讀的系。另外三個是在我家靠談判談出來的。倒是不能真的說「我對,我爸錯」;自從高二的某件事之後,我和別人有不同意見時,總會想著「對方不會比你笨,只是他考慮的和你考慮的不一樣所以才會做出不同的結論。」而我爸的考慮比較像六張黎站外面的「國軍人才招募中心」的大看版 「升學、就業一次OK。」以數學的邏輯來說:「對的請證明,錯的請舉反例。」而我也不能證明他錯,所以最後把他的校系放進去了。

高二發生的事?不要問我啦。

說說不是跟我這麼有關的事。我去的14班借了一張全校及全校各類組級分統計(為什麼要用借的呢?因為本班的天才導師說她沒有)。看起來我們這屆比上一屆相較起來考的比較好一點;各類組的平均和最高分也不分軒輊。之前會流傳的自然組考的比社會組好其實也不盡然,看總分的話。

倒是想起了在考場和同學的一段對話:我同學很諷刺的說跟我們同一個考場的那一班人說他們「看起來不會比我們不用功但是考出來就是比我們差」接著又聊到其實他們學校入學的分數和我們學校也差不了多少,也不過就10幾20分。於是我就跟他說「是啊,三年之後反而還差的更多,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比我們前面的學校入學分數也是只差10幾20分啊。」升高中的那10幾20分三年之後真的造成這麼大的差別嗎?是因為老師、學校行政還是學生?這或許永遠無解吧,就算是對經濟系的教授來說也是。

來一句在報章雜誌上看到的話,忘記是在哪裡寫的了。跟本週的週記是有一點關係。
他們說:「教育的目的是使每一個人社會化。」提姆說:「社會化的另一個結果不是被社會同化嗎?不知道社會不再變化的後果,那就想想如果生物不再演化會怎麼樣好了。」

提姆一直都覺得「教育的目的是滿足個人乃至於整個人類對知識的渴望。」這大概又是另一個需要被刪除的defaults了吧。

Tim
提姆你真是…不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