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控制/畢籌會/畢業典禮

應該有人注意到我這幾天的暱稱吧。家裡老頭看到我這麼晚回家,週末也去學校就說「你是在做什麼大事業啊?」是啊,我為了差點剪不完的畢業典禮短片還加班到9點,跟晚自習的一起回家…壓力真的很恐怖呢,通過壓力的透鏡一切的事物都會不一樣。因為吃飯時間不定時定量,所以胃就不舒服…就像是之前那件決定了就不後悔的事(就是中央成大那件事啦),在忙完一天回家躺在床上的深夜,不知為何突然閃過你怎麼會去那裡這種想法。說不定窗戶裝鐵窗就是為了要攔住這種一時想不開的人。

我很好啦,一切的問題只是在於思考的結論和心情都不是我能控制的。畢籌會很不錯啊,我們大家感情都很好。總覺得忙在一起有相同的目標的團體比較容易凝聚說~本組的大老闆是布丁(不可食用),之前看到他制服上的燙的三條線總覺得他是很拘僅的人,偷偷說,其實他晚上八點之後沒有酒也會醉喔!要來一瓶酒他才比較清醒吧。最後幾天身為我總剪輯的我都在修其他片子的小地方,反而把最麻煩的片子分段給其他人處理。不過這就是這樣吧,大家到了最後幾天上手了才開始把我的工作搶走(嘻)。

畢業典禮的短片自己做起來還蠻爽的,有一種惡搞得獎人的感覺。像市長獎就是讓一個叫做書呆子的腳色做惡夢,夢到被老師罵考零分,還被驚醒。校長獎是惡搞校長,把他的光頭發光讓學校學生變乖的概念做成一部短劇。其他獎,尤其是全勤獎因為太爆笑了所以現在就保密啦,等我把下載網址弄出來就給大家看。

星期一晚上學校不開,本來要加班的我們索性買酒到松山菸廠坐在草地上聊天,說星空,考問…我們之中的那個還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男生。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問了他「要是我跟你說他們班本來就是這樣打打鬧鬧,你對她來說其實不算什麼,那你會怎麼辦?」的問題。雖然他的回答是「我會等她」,但是我還是覺得我好笨啊,好像打死了一個同學的美好想像。很好玩呢,在只有兩個星期的相處之中我們會有這樣的「畢籌」對。但是我也只比那個男生多認識那個女生兩天,所以我也真的不了解他追她的勝算有多大。不過對於我們的八卦置之不理的她,我總覺得她散發一種「好啊,你要追我我就給你追」的感覺。倒是我把這句話告訴另一個同學的時候,比我認識她還久的同學幫我在後面加一句「…只是我不會喜歡上你。」

八卦不是重點。星期二,畢業典禮的日子。到學校開始把所有短片完整的確認一次,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後一個弄好的東西在下午兩點才真正弄好。架好機器,走到樓下發現人漸漸的來了。跟很多這幾個星期沒見到面的人聊天,集合的哨音響起,畢業典禮要開始了。

(待續)

T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