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選擇突襲

這幾天做了好多的選擇啊,而且都是莫名奇妙被迫的。這讓我想到了很多國中時候公民老師說的「經濟學是一門選擇的科學」還有什麼比較利益之類的東西。唉,如果選擇可以這麼簡單就好了,有時候根本就無從知道某個選擇的意義與利益。這也跟辯論社學到的東西有關啦。需跟解損-某個論點的需要性、跟屬性、解決力和損益比。沒有實際用過,因為沒機會打比賽。

人做每個決定時如果真的如同論點架構一樣清楚的話就好了。明明就是沒什麼時間,但是有很多事要做;有很多事要做,總會有事情不能兼顧。到最後把自己變的綁手綁腳的,也不知道是怎麼造成的。

好。越說越懸。這星期我做了兩個選擇,目前正在承受後果中:第一個就是辦寒假住宿,去打精英盃辯論賽;然後就是暑假不去系上辦給高中生的科學研習營,而是去幫忙辦演辯社的金陵盃。其實我們除了由記憶形成以外,我們所得的,我們承擔的都是我們自己選擇的後果對吧。只是做選擇時並不知道這些後果。要離開台北讀書這個選擇,導致了現在每個週末「要不要回台北」、「回台北要幹麻」這些每個星期要做的選擇。難道像entropy一樣,選擇只會越來越多,不會越來越少?就算是我們如此努力想要對抗那類討人厭的自然定律也是一樣…。而不斷的被誤解,讓整件事情越來越無力…。

或許國文課介紹的科幻小說「第五號屠宰場」所暗示的時間軸才是正確的:每個決定與經驗決定了下一個決定,所以在任意時刻所下的任意決定其實早就被決定了;而所謂的自由意志其實不存在。聽到這件事的時候我還滿震撼的呢。倒是震撼歸震撼,事後覺得如果真的是這樣還滿無力的;許信良不會選上立委、我會在哪天因為太想睡所以沒去上課都不是實際我們所決定的,也當然不是我們所預知的。這就是命運吧。

對了,說到立委選舉,雖然我在台北但是我沒去投票。懶的去。開票的時候還一直跟家裡人碎碎唸說現狀制度多差怎樣怎樣的。哈,我中了「我國應採行內閣制」這個辯題的毒了。但是現狀制度真的糟,啥權責不清效率不彰之類的。算了,反正我也沒去打那個比賽。

Tim
沒錯,我的文筆混亂程度與我的心情混亂程度成正比。R2值為0.999991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