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註:真的只是害羞而已?

這不是我,這是一個故事。我在一個星期前在7-11拿到這本小冊的吧,看到的時候心震了一下。不過也快被自己的心情搞瘋了。寫上星期週記的當時是安適的,但是今天寫這篇週記卻是焦慮的。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星期五最後一間學校的面試加上最早放榜的學校的放榜會給我什麼心情。

對,我不能控制我的心情(誰能呢?)。昨天很快樂的跟同學分享了經驗,回家打面試紀錄(學校輔導室要的)時仔細想想自己好像也犯了恨多錯誤。早上把那四間學校的第二階段配分仔細看了一遍,看到脫窗發現其實也沒有什麼幫助。今天的指考模考卷像天書一樣;那個「沒關係,反正沒上還可以去考指考」的說法好像早就得到束縛能漂到無限遠了。

星期二的提姆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