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起落/週記

標題是個偏義副詞,才是重點。

這個星期是段考前一週,也是國慶日的星期。但是我國慶日下午要補習啊!高三的生活果然不是人過的啊。其實身體也有點怪怪的,下午會莫名其妙的頭暈;明明就睡了6.5小時(正常)卻還是爬不起來然後睡過頭。

星期一因為一件事結果心情很不好;一切過的不是很順利,像前面提到的頭暈,還有(不知道要高興還是難過)地科競試的事。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啦,算是怪事:別人吃我的飛醋。可能是我和某朋友的(女性)朋友太好了吧,星期天在網路上,還有星期一我們三個相處起來都怪怪的。其實我有點懷疑他們是不是在一起了(之前認為是笑話),如果是的話我算是很多餘吧(不過這樣就不是飛醋了)。雖然我的朋友心機有點重(可能不會承認),但是既然沒有大家還是繼續做好朋友吧(^^)。

也因為這樣Kちゃん陪了我一整天,很謝謝她(但是我還是在突襲她^^)。說到Kちゃん她可是兔子失散多年的小學同學+國中補習班同學呢。世界真小啊。K又再度提出了關鍵的一句話:提姆真是個(爛)好人啊。那個爛字是我加的。總覺得我常常一開始對人太好了,雖然我還是覺得幫助別人是對的。

地科競試老師找了我和另一個同學去台北市賽。聽說是因為3C2(3個人找2個人組合),其他不是天文研究社的都寫的很差;老師覺得應該找儀器和教學去,我是唯一的教學所以就被找了。被找的儀器就是我說的地科魔人啊~他對儀器的熟稔度已經到閉著眼睛可以裝望遠鏡、主要星圖都已經背下來的地步了。他還有一張照片登上10月號的日本天文ガード喔!不過我們倒是對岩石、海洋和天氣都不熟;老師只跟我們說:「高二地科南一版、龍騰版都要翻完,外加國編版舊課本。」全部當雜誌翻八本就不知道要翻幾天了@@。越來越有上了賊船的感覺。不過後來稍微了解了一下整個考試的意義;其實也不是地科魔人才該去考啦。去年幫我們學校拿下市賽一等獎的學長,後來就是本校榜單今年唯一醫科的人(慈濟醫科)。我沒有要考醫科啦,但是我想要研究的東西、想要讀的學系至少也是在研究大氣層以下到地心的自然的其中一部分(或是以上?太空科學?航太?)。所以讀讀地科也不錯啦(←以上是自我安慰。)

星期三心情還是亂掉了。早上被一個刁鑽的教官抓頭髮,更氣的是我的頭髮根本就是正常的。接著上午上課的時候老師(導師)把我們煮巧克力鍋的電湯匙沒收,說學校不能用電器;她動不了另一群人,推說要用「不屑之教*」來處理那些人,那她現在把氣出在我們這群人身上是吧?她就是沒有領悟到,我們在做的是拯救她的工作;我們努力的尋找可以讓全班相處和諧的活動,做她做不到的事,但是她卻來沒收可能是她未來20年順利的教學生涯?像物理所說的,自然的事物傾向最低位能,沒有輸入能量,位能就會自動散失;所以一個沙雕終究會崩毀成一個沙丘。如果沒有推力,一個班是沒有辦法自然調到和諧狀態的;請問她是推力嗎?

後來真的不想上課,去輔導室約時間找輔導老師聊天;把所有的疑惑都聊了一遍(高中生還能有什麼疑惑?就是升學、成績、班上的事嘛。),覺得心情好多了。老師也給我很多建議:可以用手邊的有力條件拼學測和申請、不一定是地科系地科比賽才有用、對成績的信心等等。唉呀,可惜輔導室不負責輔導教官和老師。

星期五,十月十日。出門的時候發現路上插著國旗,其實紅色的旗子是很漂亮的。夕陽照亮遠方的一條長長的雲,這就是秋天吧。台北101裝上了它最高的尖塔,夜裡發出閃亮的全世界最高的閃燈。嗯,雖然在捷運上也是在讀書,但是抬頭看看窗外還是會有驚喜的(^^)。

PC Office看到一個字 - Blog。雜誌上說Blog讓不會做網站的人疊新文章更新簡單網頁的網路應用方法。其實到處都是Blog呢,只是在我常逛的個人網站大家都叫Diary或是Freetalk。在這裡中文名字叫週記但是英文卻是Diary;Weekyrecord這個字太俗了。倒是有網站專門提供Blog服務;BLOGGER就是其中一個網站。哎呀,其實要的話我幫你在網站空間裝一個週記程式也可以啊。只要FTP空間就好了喔,還不用CGI呢(^^)。

Tim
C’est la vie = 這就是人生。唉。
*不屑之教 = 不屑與之說教的教導。語出論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