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的照片/地科競試

這是我的高中大頭照,為了保護當事人所以馬賽克掉了(^^)。表情蠻失敗的,頭髮也有一根不小心翹出來。領了照片之後大家就開始交換,我沒有和別人交換很多啦,因為我不擅長寫背面的話;明明就還要一起拼到明年,這個時候說畢業的話要說什麼?一點感覺都沒有。

倒是K同學寫了這句話「いっぱいの星座(せいざ)の中に君がいる。」他是在綠茶寶特瓶上猛然看到,覺得是非常適合我的俳句所以才寫的。嗯,真是一句有哲理的話啊。不過,這兩年和我相處的人們都把我和星星畫上等號嗎?現在想想還是覺得不可思議。可能是我這一年太愛天文、星星這些話題了吧。每個人都會不知不覺的停留或是侷限在自己喜歡的話題嗎?這種狀況下或許不說話比較好吧。

星期三去考地科競試。有點噢,因為念了半天只考了五題簡答題。考的很平均,單元比重和知識與推理的比例都一樣。前四題分別是天文知識、天文計算、氣象推理、地球內部知識,最後一題是自我推薦。我在最後一題寫「在天文社一整年,對地科其他部分不是很熟,如果去比賽我會加油的。」但是後來去問答案我兩題天文都錯了!哎呀。其實我倒是覺得學校應該要派一個非地科系不讀的地科魔人去台北市賽,這樣才能跟其他的地科魔人競爭(我們學校真有這樣的人物呢,我知道是誰)。

在同一天的中午我們也偷偷做了做了一件事;巧克力鍋!從第四節課的時候就偷偷的煮水,然後隔水加熱巧克力;巧克力熔掉之後我們覺得太稠又去合作社買巧克力牛奶加進去。最後沾麵包和水果,班上的一堆餓鬼蜂擁而至,雖然當初只有幾個人計畫這件事(我負責帶鍋子)。覺得我們班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麼high的活動了;除了第二天中午在便當箱裡發現一隻死老鼠讓全校知道的人都來看以外(兩件事並沒有關係OK?)一點點小小的巧克力,不花多少錢(最後結算之後我們用募款就打平了)就可以讓大家玩的那麼快樂。其實我們班只是沒有人計畫,其實大家還是可以玩在一起的嘛。計畫下次要煮白煮蛋和煮真正的火鍋(^^)。真的在計畫喔,還算了電湯匙的加熱速度;在沒有散失的情況下煮一公升的水需要10分鐘(下次真的來煮煮看來算熱量散失率吧,哈哈)。

阿蹦拿了「三輪車駕照」去騙了很多人。其實我忘了改上面的「中華民國交通部」和紅色的印章,所以我現在只能跟他說「喂,不要拿那個去亂騙人」;我可不想被偽造文書罪函送法辦啊。我可是有要負刑事責任的年紀…倒是我自己也快生日了…19歲…|||…我不要啊。

這個星期很精采。帶有因精采而生的失落。

Tim
Ridiculous illusion with the new world that never be the s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