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科比賽/只上三天課

這個星期只上三天課。因為星期一補假,星期二去地科比賽。對,我僥倖的拿到三等獎,名字還被貼在學校長廊。

這次全台北市一共有58個人去比賽,根據早上筆試的內容選18個人下午去口試。在從這18個人選5個一等獎、5個二等獎、8個三等獎。拿三等獎老實說我鬆了一口氣;因為真的拿了一等獎或是二等獎要去考一月的全國比賽。老師也說:「反正你又不是一定讀地科的科系,不用去拼那個。」總之算是完成一件事了;之前還想說拿三等獎算是砸老師招牌,幸好老師沒有這樣想…。倒是我同學他明明就比我有希望,但是卻沒有上口試名單;後來的佳作他也沒有拿到。星期三看到他他還是很很舉喪的樣子。我想不透,真的想不透;他明明就比我用功,比我有耐心看書,也比我有希望的啊。我也想不透地科哪個項目他會輸給我。

令一個遺憾是一等獎竟然都全被建中的拿去了!明年回來訓練學弟妹來搶回來,不能再讓他們囂張下去了。

想不透的事很多呢。我開始不認識我的朋友了…該怎麼說呢,應該說是他們不想讓我了解他們吧。或許是我多管閒事吧。我喜歡我的朋友們,真的…但是卻分擔不到他們的難過,只能看他們分分合合,聽另一個人來跟我傾訴一樣不變也不知所云的東西。也不知道這樣心酸的故事多久之後會結束…而我也無力改變故事。對不起,因為我不了解我的「朋友」,我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雖然我也知道他們要不要告訴我什麼是他們的自由。

有時候我寧願是跟女朋友鬧的不愉快的人,或是那個很想拿獎狀回來卻在中午就被刷掉的人,也不願意看身邊的氣氛變成這樣。看了這麼多之後,提姆多多少少覺得我在不可思議的幸福中(為什麼是我不像別人那樣呢?),也就因為這樣讓我想要好好珍惜現在。

撇開這些不說,這個星期除了想睡覺還是想睡覺。腰酸背痛的,不知道跟前面的事情有沒有關聯;好像變成老頭了。排球發球也沒考過,本來就很爛外加考試時失常就變成這樣…另外大學推薦申請的大本電話簿簡章也發下來了,每個校系幾乎都是錄取8人,口試24人。如果也是58個人去考的話,剛好就跟拿地科一等獎一樣難…提姆你到底要不要申請啊。煩…

好煩的一篇週記啊…

Tim
PS 不過我現在好多了。寫完這篇週記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