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訴、傾聽/GPRS、MIDI鈴聲

其實這很怪。我搞不清楚為什麼誰會向我傾訴誰不會。也不是因為認識時間的長短,也不是因為我跟誰比較熟或是不熟。看人吧。而我也從曾在別人身上得到很多,所以我願意傾聽別人的心情(雖然我通常沒辦法給人什麼好建議…)。好啦,我指的人們有一些是(和我的男性朋友感情不順利的)女生們。我不知道為什麼來找我的不是我的「朋友」而是另一個人。嗯,這就是我的疑惑。

(我也要謝謝看週記的你;或許我不知道你在看,但你是關心我的。)

而我自己也是有問題的;我也需要像輔導室老師一樣的建議。我是個會說錯話外加不會表達自己情緒的人,真的發現傳達錯誤的時候反而覺得自己被誤解了。可能等到有一天大家突然有興趣聚在一起討論我的時候,才會發現每個人對我的印象都不一樣…。Which one is …me?

(最愛的人傷的最深。對不起。)

這星期還是在研究手機,大概都研究完了。電腦可以用紅外線連線用手機上網,也就是GPRS。GPRS是個的連線速度真的很慢,只有9.6Kbps(kilobits per second),大概是家裡電腦56k數據機的1/6速度。連上BBS都有點斷斷續續的。可是以前的數據機不是也是這樣嗎?那個時代的網站是沒有這麼花俏,但是那時候大家真的可以忍受這種速度的BBS?另一個因為手機回到古代的是MIDI音樂 - 一種很古老的小型樂譜檔案,可以讓電腦用合成音符演奏音樂 - 通通變成了手機的和旋鈴聲。我電腦裡的MIDI音樂存檔可是好幾年前從曾小兔主題樂園下載來的呢。現在這個網站還開著(請注意它今年慶祝六週年),而我的古老收集品也找到了第二春 - 隨身攜帶。

嗯,上個星期的忙碌也延續到這個星期。除了沒完沒了的地科課本以外,這個星期因為想要保持11:30pm準時上床睡覺的紀錄,所以每次補完習回家就去睡覺了。數學功課?早上到學校在說啦。早上到學校也只能寫到「算是寫完」的狀態而已,尤其是等福和客運板橋基隆線等到上課遲到的時候。星期四早上考了三張考卷,大家下課的時候都在硬算,但是物理小老師卻跟我說「去搬投影機,老師這節課要。」我堅持她陪我去,因為說真的我很討厭這樣;明明就是大家都很忙,卻把事情丟給(好像比較熱心)的我。找人幫忙應該是因為自己忙不過來,而不是因為很方便吧。我覺得我總被扭曲到後者…。

近近的觀察了陽台上的麻雀這種生物。麻雀好肥喔,好笨重的感覺。不知道什麼時候我開始怕看到血和動物身體的內部。下星期生物課要解剖青蛙說,要請假還是站在旁邊看就好了?小時候翻生物大百科(現在覺得是被我爸設計的)的人現在竟然會怕解剖課。我就是怕嘛,生物本來就不是我的走向…

T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