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考分發制度:社會價值的權威性分配

指考分發的基本假設是,它能設計出一個考試,可以把所有15萬考生在該學科的能力以高解析度排出來。

因為任兩人的能力差是可知的,所以就可以用能力的高下來分配大學入學名額。

莫名奇妙。以學自然科學的腦袋來想的話。

但是學社會科學的人會告訴你,這是目前想的到最好的處理方式。這是政治,是「社會價值的權威性分配」。

因為大學入學名額是有限且人人追求的社會價值,所以要有個權威的組織(國家、教育部、大考中心)來設計權威的制度(指考分發)進行分配。

就是這樣。

身為社會人,不管你認為這樣的假設是多麼的 bullshit 你還是得接受它的分配方式。因為它有權威性。

不過如果你不相信那個假設,或是純粹相信自己的能力不是從那裡可以顯現出來的話,或許你可以考慮用申請與學校推薦的方式考大學。

我當年是這樣相信的;而我就這樣上大學了。


來自一學期的通識政治學 + 春節家庭聚會和叔叔聊天 + 跟朋友小小討論它們打「我國大學入學應採獨立招生」辯論練習賽的論點的靈感。

週記:相對論/支持本國

My Class Note

每個學期都有某個特別的主題同時出現在所有主科;像一年級下學期的時候就是極座標,而上星期則是狹義相對論。Spacetime(時空)這個字也第一次出現在課堂上中。目前為止我還聽的懂啦,哈哈。不知道接下來會怎麼樣了。引用兩句老師上課說的話:

聽不懂沒關係,做物理研究的人大概只有三分之一會碰到相對論;如果真的有興趣可以去找…

天哪,這種東西當初審論文的教授怎麼會讓他過?

另一個幫忙做網站的活動金陵盃這星期開工。學校的主機真是討厭,什麼功能都沒有沒有。看樣子要做連結連到自己的主機來放了。

奧斯卡最後由《衝擊效應(Crash)》拿下了最佳影片;這部片在台灣沒有引起大家的興趣,連3區DVD這個發售日期看起來都是被提名之後才決定要發行的。《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也拿了三個獎項,包括最佳導演李安先生。

斷背山在台灣比衝擊效應有知名度這是一定的;衝擊效應講述多元民族國家的那種族群衝突台灣的觀眾也不會欣賞,甚至不了解。台灣這種多元族群社會的社會現象有時候比多元民族社會還多元,尤其是選舉的時候(汗);大喊「台灣人不選中國人」的鄉民選民們並沒有明智的心思去客觀看待這一切,或是僅僅欣賞一部與之有關的電影。

我很討厭報紙還有網路上的話題的觀點都是「啊,斷背山沒拿到大獎好可惜」、「衝擊效應那種主題奧斯卡不敢不頒給它啦」這種偏頗的論調。這是一種像是支持國家代表的行為,更明顯的發生在上星期的世界經典棒球賽上。支持中華隊就支持中華隊,幹麻把這些可敬的對手說成「韓狗」、「倭寇」、「共匪」呢?反過來想,「偉大的台灣人」血統不也是海盜、偷渡客和殘兵敗將嗎^^;?

這種民族國家的思想在上個世紀不知造成了多大的苦難… 也難怪現在還是要辦點運動賽事讓大家熱血一下。不然就要辦戰爭了;愚蠢的藍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