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制度+申請入學/第一週/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

於是寒假立刻就結束了,在辯論賽打完之後。初賽我只打了一場正方一辯,而且一辯稿還沒唸完。0:3輸掉可能也是因為一開始這樣就打斷整個結構吧。另外我的質詢答辯也是假裝很有氣勢但是內容好像沒有出來…。這是一個很複雜的心理(其實複雜的人是寒流不是我),打比賽很累,很想要比賽立刻結束。但是打完知道下場比賽不用打了還是會覺得很可惜。Anyway,我沒打到第二個辯題「大學教育應以市場為導向」。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畢竟讀這個題目的資料太沉重。

無可避免的我還是想了一些。在我知道這個題目的時候,我想到的上位(就是最高價值)就是「這是個不幸的時代。教育依然沒有使人人發揮自己的潛能。」當然我也相信每個人都有潛能,只是不是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潛能在哪裡而已(以上是我上次週記天外飛來一筆的原因)。

然後呢,我又再想一次,因為有不少人跑來問我申請入學的事情(果然放在網路上是對的,給個網址就好了,哇哈)。我有種許多人不知道要申請什麼系好所以就以「市場導向」選擇校系,然後就被趕回來,或是真的上了一個自己自認很喜歡但是讀的很痛苦的系…大部分的人的價值觀不適合申請入學吧。不過我還是希望有跟我聊過的那些人能找到自己喜歡的校系~不管是我重考的同學還是學弟妹。

我也開學了呀。開學第一週的的確還滿像放假的;比起上學期開學搞的一團亂,這學期開學實在是愜意又有趣。不過因為這樣我就變的很懶:回到宿舍,BBS亂逛一下,網路隨便看一下累了就睡了。真正用功的人說不定這星期就開始讀書了吧。好吧,提姆是個自以為不錯用功但是說不定實際上是很混的人。

第一週結束之後,我也確定了我加退選之後的課表了。因為課太少,又不敢再亂選通識,所以我還是把一門會學掉東西但是可能拿不到學分的選修選起來了。這星期我也真的跑去聽認識星空第一節,孫維新教授的課果然還是那麼的好笑~只是他的通識要求也很高,他也不願意開營養通識。說不定我無聊會去旁聽看看吧(哈),看看真正的大師教天文的方法。

書展與書。因為謎樣的原因,我買了門票進去書展之後竟然沒逛完。如果說有什麼斬獲,就是我去那裡買了一本《站在巨人肩上 物理學與天文學的偉大著作集》,希望可以看的懂什麼,如果我有時間看的話。其實書展的書也有套書才便宜到,但是我買不起。而且我正式的成為買書速度比看書速度還快的人了(唉)。很多想看的書,自己買的、圖書館的,結果沒看完就環回去或是買了半年還沒看完。這是個詛咒啊…。我才不要在家裡建立圖書館呢,我一定要看完(哼)。

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原著,這是我買的其中一本(從書店不是從書展買的)。我覺得作者用主角的第一人稱寫小說,讓人覺得故事雖然沒什麼特點,甚至是沒什麼新意(不覺得跟第一次親密接觸很像嗎),但是從平實的文字的刻畫讀者卻能感受到主角的情意。不知道是日文板的語氣就那麼平實還是中文翻譯的關係。我現在要看FTP電影院裡面的電影~。

Tim
呼,好累。

成績/寒假開始/辯論比賽

新年快樂。舊曆年好像大家比較會說新年恭喜或是新春快樂對吧。而我在寒假依然沒有過著我想要的愜意生活。唉。也沒有(從學校)拿到很好的春節禮物…

成績都出來了。結果我沒有三一而是四一 - 微積分真的是個狠狠的打擊啊。先不要說對我的心理打擊有多大,當掉了四學分飛了在成績單上就已經很糟糕了。當然我一直就不同意入學的成績與在學校的成績有什麼關聯;不過那的確是壓力來源。現在想想,還是把原因都推給時間吧orz。如果我不會常常晚上1am才想到明天9pm要小考的話,那或許時間會安排的更好,分更多時間給微積分然後不被當掉。總不該導出我比較笨,學不會微積分這種沮喪的結論…(不要相信我,反正這不是雙盲實驗,我可以選出我想要的結果。)至於另外兩學分則是掉通識 - 就是那個圖書館學。後來我發現我選到這門課的原因是因為學校流傳的選課文章說「如果覺得生活太空虛,日子需要挑戰性就去選吧」這樣子。那個老師,嗯,的確要求是比較難達到,尤其是身為物理系大一學生更是沒有時間去寫她的報告與作業。既然沒寫也就別拿學分啦,我沒去討價還價因為我覺得真的拿了我會不好意思(不過因為這樣好像她會覺得沒被尊重對吧?)。

喔,學期總平均71。有些分數爆高(物理實驗是當然,不過國文比它更高),分數分布極為不平均(標準差16.33分orz);好糟喔。

無論如何寒假開始了。終於有機會利用敝校的游泳池,但是也沒利用幾次因為在學校的時間都在討論辯論賽;寒假住學校比學期期間辛苦多了;用腳踏車搬東西,從學校這邊搬到另一邊;寒宿室友是個會打呼的胖子,讓我變的很晚睡……。重要的問題是網路壞掉了啊!雖然我懷疑是我的電腦的爛網卡造成的,而不是真的壞掉…(唉)。

辯論比賽。因為陰錯陽差所以我第一場正式的比賽就變成寒假精英盃這種大比賽…。題目很糟呢,循環賽的題目是「我國全民健保應廢除總額給付制」,讓我看資料看到吐血(誰知道總額給付制是啥東東啊,更不用說找出它的問題了。)和學長姐勉強擠出了一個論點架構…(還沒比賽所以現在還是機密不能說)。至於複賽的題目大學教育應以市場為導向,我很想跟學長姐說這個題目跟我太相關討論起來火氣會太大所以我不想打…不過我還是看了兩天的資料。唉,保障人人能夠平等與發揮潛能的制度的確是不存在的。

其實辯論對我來說啊,除了表面上的理由 - 「看朋友打比賽很有趣所以想要看看,想要讓自己說話有條理」以外,其實重要的是,我覺得我很有想法,但是大部分的時候我在自言自語;還有我也想要知道陳述這些想法使用的比喻與理論,像賽局理論之類的(總不能繼續說像「自然界的entropy會越來越大,所以房間會越來越亂不會自己變整齊」這種化學課本等級的冷吧。)也因此我好像也不是這麼需要打比賽去追求名次或是最佳辯士這樣的東西。所以我這次打比賽只是因為學長姐的人情吧,畢竟他們不能 train you for nothing;他們也有自己的問題要處理。

所以我寫週記幹麻呢?說不定我也在自言自語…

Tim
好糟喔。(←最近的口頭禪。好糟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