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年終感想

新年快樂(汗)。總覺得我的時間比別人快,想要做什麼還沒做時間就過去了。新寢室的網路又壞掉了,意思就是我住的寢室網路一開始都會有問題就是了。無法看個人板也就無法寫週記;當我想到可以去看我在Thunderbird裡面的離線內容時,又發現我沒有設定下載內文。不過我才驚覺如果我沒有Internet Access的話,我就失憶了。這樣不行吧。

總之一年結束了,不管好或不好。一學期結束了;不管糟或不糟。

去年的一開始,我正忙著考大學;不到年中我就有學校念了。先不管現在大家對這個結果的評價或是現在我自己對這個結果的評價,我那時候是喜歡這個結果的;喜歡到沒有去想一些次要的因素,例如大家的想法、老師的想法、離開城市的生活會怎樣之類的。到了畢業之後心情整個沉靜下來,我才開始考慮那些東西:那些人們的隻字片語構成了的「暗示」,導出我不敢去思考到底對或是錯。

看不懂對不對?以比較簡單的傳統聯考做比喻好了。努力產生能力,能力產生考試結果。「分數」可能不是,但是「名次」是連續性的;可惜聯考「分發」並不是連續的;假設建國中學是相當於台大門票的好學校(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家會這樣假設),該年招收1200人;第1200名如願考上了建中,而第1201名名落孫山。那1201同學不該怨恨嗎?分發對人來說,就像是擠不上的捷運列車;你是第1201位,對不起,再等5分鐘吧,雖然你在電扶梯上只落後1200位3秒鐘。而我被暗示的結論是「你沒有跟大家去擠捷運,而且你還自信滿滿的宣稱公車比較快;因此,請不要到處炫耀你自認的成就。」表面上我會說我是一輩子沒填過志願卡的幸運人(來自倒數計時),但是高中一次,大學一次,表面上的順利並沒有得到實際上人人認同的結果。當然獲得人人認同是很難的,而且我也說不出為什麼人努力是為了要得到人人認同。

算了啦,日子能高興就好。再想下去或許我真的要去一趟台安醫院才行。

在這一切席捲我的思緒之前,參加畢業典禮籌備是keep me busy而且超有成就感的事。畢業典禮短片剪接是那時候我從零開始玩Ulead MediaStudio弄出來的成果。超有成就感的。認識了一群很有趣的人,去遊山玩水(連續兩個月去金山兩次~),變熟,加快了我MSN聯絡人衝到150人這個極限;當我想念他們的時候,我把短片網站重新翻修一遍(對啦,那時候是期中考也是一個原因。)什麼時候大家才會在見面呢?或許當94級畢業典禮籌備會出現的時候我們可以再去跟學弟妹聊聊天。

9月開學了。一開始沒有感覺,但是一瞬間陷入了報告地獄中。大學生活真的是時間管理決勝負呢。時間分配上出了錯,事情就會像骨牌一樣一片一片倒下去。我的微積分倒了(汗):學期成績53分。期末也發生了「要不要繼續保持一些本來表現的很自high的科目,還是拿精力去救其他科」這樣的問題。這個學期過的很惶恐呢,那些分數與作業遲交的壓力。到現在部份成績出來了,發現自己的努力還有點用:可能被三一,但是不會被二一啦(三一會怎樣?喔,三一家裡會收到一張請用功通知單,就這樣)。

倒是我爸自從期末就不怎麼關心我要不要回家,反而是問我成績什麼時候出來。哼,出來也不先給你看;我要新筆記型電腦啦,不想再用10MB/s的爛網路卡了(嘟嘴)。

時間產生的其他問題還有情緒管理、環境整理(我的寢室不髒但是每次拿東西都要找),還有很嚴重的 - 突然發現朋友對我來說多不重要,為了寫報告、寫程式可以不寫卡片,忘記誰現在讀哪裡,生日幾號這樣。這樣就算得到了什麼,能跟誰分享呢?變成老姐好幾年前說的自私的人了。

喔,還有個人回台灣我卻沒有機會見到他orz。

在學校的生活,沒有想像的好。應該是用「人心不古」這個成語吧,讓我這個自認可以above every chaos的人只能進去攪和,以免自己權益受損。學到了零和遊戲不是一個隨便你相不相信的假設,而是血淋淋的事實;還好我到現在處理的沒有很糟,但是走鋼索的感覺真的很不好(那個ID m開頭的同學請自己多加油…)。

其實我以前也只是逃避加入零和遊戲,對吧。啊,寒流,你說除了零和遊戲還有哪個詞啊?那天聊完天我又忘了。

Tim
我一定要寫一個週記搜尋引擎,看我到底用了幾個其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