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好/自作自受/流水帳

為什麼我總是沒時間寫週記,等到有時間寫週記的時候卻又沒有心情?雖然現在心情不怎麼樣,但是我還是開始寫週記吧。

我過的不會不好啦。朋友不多也不少,功課不好也不壞,時間不多也不少,離台北不遠也不近…一切都是剛剛好的狀態;在這種剛剛好的立場是很尷尬的:要搞砸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要feel sad about everything 也是 all because of myself。相較於週記(很久沒寫的週記),個人板算是比較隨意的地方,[即時]寫了很多發生了什麼事、我感覺怎樣什麼的。可是後來按Page Up上去看,很多事情不是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嗎?因為翹課所以被作業突襲,如果自己不翹課,作業突襲的到你嗎?不記朋友的生日因為生日是形式,忘記朋友的學校系所然後再來個「喔,原來喔」;搞了半天對朋友一無所知,這也是自己造成的吧。好像每件事情都可以造個「如果你不…其實就不會…」的句子,雖然這個句子很像「如果…就不會…」這種禁句,但是不去想它就一點反省都沒有吧。

我討厭這種剛好的狀態。很久以前打1995的時候也導出這樣的結論。其實我有辦法改變的啦,只要再多改變一點,不要那麼自負、裝熟、自己為MSN150人很厲害。但是在這星期之前我都沒想到就是了;讓我想到我在國文教學網站留的一篇留言,關於自由意志這件事(附在後面)。所以,對不起,我們都沒有自由意志。我們只是複雜系統思維所組成的一個function而已,doing input and output for nothing and for no reason.

對啦,日子還是要過。那天兔子問我我快不快樂,我用「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敷衍掉了。因為腦內啡(endorphins)所以我自己一個人跑去游泳,加上游泳課的時間我意外的學會了換氣XD。或是作業寫不下去的時候就不管他,望著聊天室發呆、看TuTsau或是StupidClown板,也不想去排To Do List裡面的Working Date了。當初排這個欄位是想說不要把事情積在同一天,但是分散排掉之後就發現我每天上面都會有藍字(=Current Tasks)…倒是這幾天讓我high的事情還有在學校耶誕舞會聽到戴愛玲的歌;只去吃飯的始源之地Christmas網聚遇到大家;今天晚上跑去聽管樂社的期末音樂會。所以我還是剛好,嗯,就是剛好而已。

接下來照例還是要流水帳一下說我沒寫週記的18天做了什麼事。因為有路人在留言板上留言所以我就把剩下時間…復活了。趕了一個剛剛提到的圖書館學概論作業,其中有很多題目因為力有未逮所以沒怎麼寫。因為演辯社迎新宿營延期所以在個板上幹譙,不過也因為這樣才回台北去喝了一杯特價的Starbucks(其實也只喝一杯就回學校了)。重新發現大部分的人對我的印象僅止於班板板主、程式魔人,外加104查號臺。過了一個聖誕節。Anger Management問題在上了大學之後再度浮現。目睹了有生之年應該(希望)不會再發生的9.0地震。看完林耀德的《時間龍》,覺得它是奇幻而不是科幻(我不討厭奇幻啦)。每天想我要寫週記到了第16天終於有時間寫但是想不到要寫什麼。

對了,這篇週記應該要寫期末回顧的啊啊啊啊。我再寫什麼?

Tim
對不起爛文章傷眼睛orz。

被選擇突襲

這幾天做了好多的選擇啊,而且都是莫名奇妙被迫的。這讓我想到了很多國中時候公民老師說的「經濟學是一門選擇的科學」還有什麼比較利益之類的東西。唉,如果選擇可以這麼簡單就好了,有時候根本就無從知道某個選擇的意義與利益。這也跟辯論社學到的東西有關啦。需跟解損-某個論點的需要性、跟屬性、解決力和損益比。沒有實際用過,因為沒機會打比賽。

人做每個決定時如果真的如同論點架構一樣清楚的話就好了。明明就是沒什麼時間,但是有很多事要做;有很多事要做,總會有事情不能兼顧。到最後把自己變的綁手綁腳的,也不知道是怎麼造成的。

好。越說越懸。這星期我做了兩個選擇,目前正在承受後果中:第一個就是辦寒假住宿,去打精英盃辯論賽;然後就是暑假不去系上辦給高中生的科學研習營,而是去幫忙辦演辯社的金陵盃。其實我們除了由記憶形成以外,我們所得的,我們承擔的都是我們自己選擇的後果對吧。只是做選擇時並不知道這些後果。要離開台北讀書這個選擇,導致了現在每個週末「要不要回台北」、「回台北要幹麻」這些每個星期要做的選擇。難道像entropy一樣,選擇只會越來越多,不會越來越少?就算是我們如此努力想要對抗那類討人厭的自然定律也是一樣…。而不斷的被誤解,讓整件事情越來越無力…。

或許國文課介紹的科幻小說「第五號屠宰場」所暗示的時間軸才是正確的:每個決定與經驗決定了下一個決定,所以在任意時刻所下的任意決定其實早就被決定了;而所謂的自由意志其實不存在。聽到這件事的時候我還滿震撼的呢。倒是震撼歸震撼,事後覺得如果真的是這樣還滿無力的;許信良不會選上立委、我會在哪天因為太想睡所以沒去上課都不是實際我們所決定的,也當然不是我們所預知的。這就是命運吧。

對了,說到立委選舉,雖然我在台北但是我沒去投票。懶的去。開票的時候還一直跟家裡人碎碎唸說現狀制度多差怎樣怎樣的。哈,我中了「我國應採行內閣制」這個辯題的毒了。但是現狀制度真的糟,啥權責不清效率不彰之類的。算了,反正我也沒去打那個比賽。

Tim
沒錯,我的文筆混亂程度與我的心情混亂程度成正比。R2值為0.999991喔。

挫折+打擊

這個星期根本就是挫折週。經過了留在學校寫功課的星期天,我的確依照To Do List的時間表按時的完成了該做的工作-但是每一樣都做的不好。寫的無以為繼的英文作文最後是寫完了,但是寫的很爛,沒有用到老師要求的那些文章結構的東西;她是很認真的老師呢,總是花時間用紅筆改作文改到我要去argue「這不是我的意思」這樣。果然到了星期三她就跟我說這篇文章跟上一篇文章沒有什麼新意與差別,下一篇要加油。

然後最打擊的是計概的C語言作業。因為他上課都是在唬爛,所以我們班都只有1/6的人去上課。當然我是那5/6。這個作業-用C語言模擬一個自由落體,我們這些5/6的人都用h=½gt²去寫,但是真正到了交作業的約談時間,每個人都被罵「不是這樣弄」,莫名奇妙被罵20分鐘然後被趕走。跟他溝通真的很困難呢,像我爸一樣,一直說你錯了你錯了,但是自己想的東西卻又說不出來。或是他不說,這樣就可以處罰我們這些平常不上課的人?總之我後來跟我有去聽課的認真同學聊了一下,他說老師要的其實是不用公式而利用每一段時刻的運動狀態去演化,也就是一個v+=gΔt;x+=vΔt;的迴圈…說穿了,這就是物理系的計慨啊 …同樣的概念可以處理複雜系統、蝴蝶效應的模擬,然後我沒想到,沒聽到,還被老師指著鼻子說「如果你覺得所有東西都有方程式的話,那不但你程式爛,你物理更爛。」我會寫程式啊,而且我物理也不差啊,不然我怎麼會在這裡…徹底的被打擊了(Orz←真貼切)。原來我什麼都不會就是了。

同樣我都不會的東西發生在普物課。我們還滿煩的,老師喜歡在上某個章節之前先說這章用到的數學。這星期的章節是力與力矩,所以老師就說了cross(×)的運算。嗯,原來我們會的只有章節名稱而已。他一路說到了啥ε啥δ的運算,在白板上算到連他自己都說「奇怪,怎麼會變這麼複雜?」後來我跟同學說,原來上了大學會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會過什麼…?

打擊一路延續到星期四,拿到一張0分的微積分小考考卷。變成葉大雄了(Orz)。比較好的是那一天普物實驗Presentation有不錯的結果;題目是「歷史上有名的物理學家與他的實驗、發現」,而我們選的主題是「Edwin Hubble and Hubble Constant」。其實不是物理實驗對吧?那些主題是原子物理的都被老師問的很慘。其實選對題目就很好做啦,雖然感覺起來我們還滿奸詐的:這根本就是天文學實驗不是物理實驗啊。改天弄個HTML Presentation CSS然後把投影片弄上來好了~

其他還有什麼打擊啊…終於去了演辯社的討論,但是卻沒有時間去打比賽(雖然他們因為颱風延期了所以我應該有可能去的了?)因為重要的事情要回台北,但是因為歷史紀錄上唯一在冬天到訪的颱風,所以我必須要星期五跟大家塞高速公路回台北。對啦對啦,是因為全球暖化,但是你要冬天來也不要週末來嘛,很麻煩耶。

喔,那個重要的事情啊。嗯,很重要,反正就是要見面好好談談就是了(不說不說不告訴你(哈~))。

Tim
可惡啊,一直想要寫Planet-es的介紹但是沒有時間考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