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報告的小說

註:他們報告的是馮內果的《第五號屠宰場》。

跟報告的同學抱歉 我忘記小說的名字了

我想說的是我那天還滿震撼所謂人沒有自由意志這件事情。

我們都認為我們每天的所作所為都是基於自己的自由意志(要不要翹課睡覺 要不要寫作業或寢聯(!)),但是其實我們總是選擇那個當下自認為最好的決定…應該沒有人用心情好不好之類的草率理由做每天的決定吧。

那,決定該決定的原因,真的是我們的自由意志嗎?還是我們的經驗與判斷甚至是只有經驗,才是讓我們下決定的根本原因?那就是所謂的自由意志嗎?畢竟你的經歷是基於環境的;平凡小孩不會有總統金孫的經歷…

至於「做了當下最好的決定卻在事後後悔」,則是對自己決定的不信任了。

想事情/換寢室/Star Party

久違了週記。要寫的東西還真的很多呢,果然很久沒寫了。從變笨到換寢室到Star Party到Planet-es動畫(感想太多了一次講不完)。不過總括來說就是好人跟混亂就是了,雖然我真的很不希望再混亂下去。

變笨

我一直喊變笨是有原因的。表面上的原因是做很多事情一直耍笨,像是回台北結果被客運載到總站,隱形眼鏡放錯邊結果以為掉進排水溝,焦急的打開排水溝還被水管刮傷…但是探究原因下去是我最近一直再想事情:一些複雜的事,例如好人、鄉愿這些東西,提姆可悲的行為模式(所謂的笨蛋模式)、後來才知道的一些真相之類的。這就是所謂的變笨,雖然說最早是指考上大學太久沒讀書忘記怎麼算物理。有時候我覺得我強迫自己做笨蛋的事呢。例如那些被人家說好人的事(幫大家忙卻沒有收穫)、簡單但是我卻看不出來的人與人的關係(亞斯伯格症候群(Asperger’s Syndrome)?)。原來到了新環境就是應該拋開自己原本的原則的時候。好像一堆積木,剛放進箱子裡輕輕搖一搖每一塊就會開始自己滑動直到整體堆疊的相對位置穩定。只是在這個穩定的結構中,提姆在底下還是在上面?

換寢室

在這個尋求平衡結果的過程中,其中一項移動就是換寢室-實際的移動呢。

對這件事情我是百感交集的。因為它必然是零合遊戲:只要有人獲利就有人損失的事件。有一群人(舊式的比喻可稱為「執政黨」)想要住在一起,fine,大家洗牌選自己想要住的位置。那其他人呢?一群一群集在一起住在邊緣的寢室。

倒是以上跟我個人是沒有很大的關係的。我還好,有另外一間寢室少了一個人讓我可以搬進去,而且他們的生活習慣比之前寢室的那幾個人好太多了。我是得利的。基於別人的損失的得利讓我坐立不安,這就是天秤座內部衝突的個性。這就是我的百感交急。

Star Party

拋開這些事不說,我去了2004年的中北區的Star Party。星星工廠有這次活動的介紹。從來沒參加過這麼大的活動,人很多(超過600人),半個台灣的業餘天文望遠鏡一起上山也超過了100台。我還是跟同樣的一群人一起上山,但是這是我發現最近我常常沒看完星星究在車上睡到天亮的原因是因為沒有人陪我聊天;在山上應該要兩個兩個人行動啊,我就是缺那另一個人。另外這次上山我發現業餘天文真的是個需要財力的活動啊:帶我們上山的戚先生是同學父親的朋友,他成為全場注目的焦點因為他的50cm反射鏡-全台灣最大的移動望遠鏡;連攝影也是ToUCam和14.1吋筆記型電腦上山的。唉,我的新筆記型電腦的錢不知道在哪裡…。

附帶一提,我沒有空手而回喔。最後的大抽獎我抽到一隻11.5cm的小望遠鏡,很可愛。下山就先借給同學了。不過也因為抽獎結果在高速公路上被塞到,7點才回到家…(8點就衝回中壢…Orz…)

Tim
PS 還有一件事是本班的制服日。但是基本上跟換寢室差不多,為了避免週記變成抱怨文所以就不說了。唉。

期中考週後/才思泉湧/高中校慶

首先要跟週記讀者說對不起,太多事情要忙結果不但停了一次期中考的週記,考完的這篇還delay…要不要怪我沒寫週記,期中考週要寫的話也沒什麼好寫的(唉)。

艾柏瑟德提懶人站長同盟=ADMU=

這一切讓我想要有把艾柏瑟德提懶人站長同盟的標誌掛在網站上的衝動….

話說我的期中考是一週,別人的的期中考有的是一個月。好處是有啦,書不會讀不完,但是搞來搞去要讀書也不是,要去玩也不是還滿可憐的。而我的期中考到目前為止收到的成績也是一團亂,完全呼應我期中考週讀書的情況。

這兩個星期寫到很多很有感觸的作業呢(嗯,沒錯,我期中考前趕作業)。除了上星期說的計概作業以外,國文(科幻與文學)作業要討論人文與科學的衝突;英文作文的單元是「What is lost in translation?」,關於移民第二代/隨父母移民的小孩在新文化中的適應。第一篇作業因為平常就有想法所以才思泉湧;第二篇則是因為感觸太多而難以下筆…嗯,那段經歷還是很深的。We all formed from experiences, right?

其他的才思泉湧是很普通的。就是考試的時候會做的:網站、程式…其一是畢業典禮的網頁、然後是一個長的像機場時刻表的To Do List程式讓我可以注意接下來兩天要交的作業跟要做的事…其實這個部分的我很怪呢。從考高中的時候就把寫這些東西當成讀書時的娛樂…。只是這次有點太過分了,好像讀的書比寫的程式還少。

期中考週後做了一些事,也幹了一些蠢事。週末本來想好要去交大寫圖書館學概論報告,但是卻錯過了校車;星期六去高中校慶,見到很多朋友卻沒有很快樂的感覺;看到社團板上突然說要去國家圖書館找資料,結果就跟著衝去了。

再提提校慶好了。當然是我第一次當校友回高中。校友很好玩呢,在校生都穿便服,校友反而都穿制服。不過除了這個見到很多舊朋友的喜悅好像不足以蓋掉一些不好的回憶,甚至於發現不好的傢伙卻又跟著你陰魂不散。那天在校門口跟桔子聊到:「見到想見到的人很好,但是又見到討厭的人。尤其是討厭的人跟想見到的人走在一起,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做。」唉。

不過要被提姆這種好相處的人討厭也滿難的。就算是討厭了我也不會像一些人公開宣布「啊,我不喜歡那個人。」提姆不是會喚醒那些人自覺的人。對不起,我還是很鄉愿的。

喔,對了 宣布一下,我的個人板(無名小站 P_timdream)要鎖板了,還沒有告訴我ID的潛水人請趕快舉手。

Tim
PS Bug。「滿」這個副詞好像應該是打滿不是「蠻」。為了避免錯誤以後都打「有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