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子們/校友會/開學典禮升旗

看到月曆上的日期結果一片空白,我到底做了什麼啊?好像是一開始幾天真的沒做什麼,後來才有一些活動。對,也是因為颱風的關係哪裡也不能去。

比較有印象的事是我把放在衣櫃底下的箱子一個一個拿出來做標籤。大概兩三年前我就用紙箱收東西啦,這次也是用之前當書櫃的箱子拆掉之後來裝(高三結束了嘛。)東西真的很多耶。我在標籤上寫了年份,結果熊熊發現越近的年代,書呀、資料越來越多…。標記最早的東西是1993年,從這麼早開始收集東西,趨勢又是每一年越來越多的話,衣櫃就不用放東西了。

但是衣櫃不是我的(^^)。我姐要進駐我的房間啦,所以我除了要準備搬去中壢的行李以外,房間也要整理好給他。所以這是我這麼早開始整理的原因。但是還是沒有丟掉舊東西的打算。

星期五去高中在大學的校友會。校友會真的是個有趣的東西,每個學長都很high。不過這也跟我和某友後來在回台北的火車上談的話題有關「篩選」。如果有一個很大的母體,最後留下來一群很活躍的人,辦活動、一起出去玩之類的,我們卻說「他們也真會玩」這樣是不公平的。明明就只有最後那群人嘛,校友會也是,畢籌會也是。對了,奇怪我為什麼是後者裡面會玩的那群人?

不管怎麼說(這團大概篩到剩七分之一吧),認識一點學長姐總是比較好的。至少知道(大二)以後哪些老師的課是地雷不要碰~也遇到傳說中的askeing。說到選課,我根本就不用選,幾乎都是必修。只是要不要修軍訓還沒想倒是…

可惡,考上大的(國立)大學就是要快樂的選想上的課啊。誰叫物理系的必修這麼滿。

接下來是今天的事情了,我沒有忘記。今天是學校93學年度的開學典禮,我指的學校是高中(…)。就我們一群很瘋狂的人去升旗,站在14屆的後面。我沒有這麼high啦,只是想說今天不會去應該沒有機會再看到大家了吧。雖然現在回想起來這件事情也沒有這麼重要。我很乖的和大家一起穿制服背書包去,不過進去了被教官叫住要塞衣服(m的),然後在開學的升旗唱國歌。遇到一些老師,聊了一些事。

畢業了,在今天發現的最大的差別是:不想見到你的人可以避著你,而不是你經過哪個走廊,哪間教室會知道他在裡面…。會被教官抓這件事沒有改變,只是沒被記而已(汗)。

Tim
明天還一團。要去嗎?

重裝電腦/人生必經之路/合歡山

大圖示Windows我花了一天半把家裡的桌上型電腦重裝了。其實時間都花在找CD片,而不是等檔案copy,唉。因為要留給家裡兩老用,所以就變成左邊那個樣子了;它真的是Windows98喔~我把圖示和字調大,滑鼠也換成大的清楚的。這樣用起來比較舒服吧~只是接下來到現在我都在忙著整理家裡四個人的資料,還要把我姐的筆記型電腦資料移過來…真的超複雜的。

倒是裝這台電腦的Windows98se有點問題;它預設的codepage沒有處理好,明明就是950-Chinese (Traditional)但是所有的英文字型並沒有因為這樣加上中文字。MS-DOS模式也沒辦法顯示漢字…超怪的,M$的網站又不願意教人怎麼手動換Windows98的codepage。

人生必經之路。去拔了右下顆的智齒,痛死了。尤其是拔的時候醫生整個把我的下顎壓下去害我合不起來XD。回家看球賽的時候竟然痛到睡著,沒看到那個一分的全壘打…幸好沒有腫的很嚴重,也剛好這幾天忙重裝電腦不用出門。拔智齒實在是太痛了,沒長好如果沒有什麼大影響還是不要像我被醫生唬了半天就去拔了。現在覺得最大的影響是被拔掉,好痛。

去合歡山觀測的活動,最後我們被颱風趕下山了。所以三天兩夜瞬間變成兩天一夜了。不過第一天晚上是有看到星星啦,很久沒有的那種興奮的感覺了。但是夏季星空我根本認不得多少啊…唉,面對滿天的星星卻也有一種無力感。就是那句話吧:「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

然後還有一句話,是跟大家一起聊天的時候學長說的。他問:「我舉例一下好了,你覺得你在社團當中得到的最重要的是什麼?」我說「是跟大家合作的默契和精神吧。」於是他說「那你認為你們畢業或是退休之後,這些東西會留下來嗎?」是啊,突然被敲醒了。原來我們再怎麼努力,最後什麼也不會留下來就是了…

Tim
*查了一下翻譯;照理說提姆這種求知欲強的人不會同意這句話了。可能是拔掉智齒所以變笨了吧。

觀測/網站/再說放榜

這星期沒啥大事情,有點小無聊。其實我是不會讓我自己無聊的啦,一切都是因為颱風所以原本的上山觀測計劃取消了(唉)。來說說原來的計劃吧。原來的計劃是要先去台北縣某國小拍流星雨的照片,然後第二天回台北換行李直接殺去合歡山跟學弟妹觀測。很期待說,因為除了跟原本的班底一起出去以外,還有神秘嘉賓(?!)、流星雨、很久沒去的那間國小、觀察別的學校有名的地科老師指導學生。反正是個豐富而且可以學到東西的trip啦,只是颱風攪和了一切(><)。

以上都是我的想像啦。上山後來改成了下下星期所以上面的東西都bye bye了。而這星期我只好乖乖的在家裡寫網站。因為現在還在裝修中,所以修了什麼不一定會在網站上出現[更新]的字樣。我會盡量把東西弄好啦(嗚),但是電腦在我離開台北之前還要重裝…兩台耶(汗)。無暇顧及這台放在加拿大的虛擬主機了。

無聊空虛的時候,寫網站;生氣的時候,寫網站。是怎樣,這裡根本就是負面情緒的結晶嘛。

而外一提的,入學通知書寄來了。也翻了半天的網站希望能了解事情以免到時候弄亂掉。現在才有畢業的感覺呢;大家各奔東西…。

再說放榜。現在可以下結論了:這件事情好的消息總是比壞的消息少。很多事也不知道要高興、難過還是驚訝,像查完了一年級班的榜單才知道五個人沒學校,或是有人填錯志願浪費15x分決定去重考等等。證明了我的班不像其他同學看起來那麼強又怎樣?證明了成績分布的確是U字型:高的很高,爛的很爛又怎樣?

想要從任何事情的結果找出論點的我,好像只是一個想要對別人說「Hey, look, I’ve told you before.」的壞習慣。明明就沒有什麼可以證明的。Such is LIFE, irrational and absurdity.

星期天Taipei 101的Page One半年慶,只有這一天全店八折。本來想要買中文版的,但是想了半天,既然是在Page One而且不一定三本都適合我的口味,所以我就只買了這本Red Mars (Mars Trilogy) by Kim Stanley Robinson。很好,連Amazon都是原價。不知道哪天會讀完這本書啦~。

在Page One裡閃過一句話:「可惡,還沒離開就開始想念台北了…」

T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