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畢業典禮籌備/抄考卷

週記總是提醒我印象多麼遙遠的事其實只是發生在上星期或是上上個月。其實時間並沒有過的很快,寫週記也算是整理日子吧。不知我抵抗過我媽多少次寫日記的命令…

嗯。也不過是考完期末考,專程去學校弄畢業典禮的日子也才四天而已。我做的工作(剪輯)突然變得很重要,我也變的重要了…因為就算是大家都沒用過那個軟體,我用的時間最長,所以我就變成每部短片最後細細修剪的那個人了。剪輯很有趣呢,雖然我們用的是Ulead MediaStudio 7(那天去公視的時候發現他們也在用),但是這件事讓我閃過Microsoft的電視廣告因為看見您的無限潛能,於是激勵我們創造軟體,任你盡情發揮。」好像我真的很會剪輯,但是離開學校的那個房間之後,沒有[去買]軟體的我還是只能在家裡把靈感畫在紙上。這就是一種形式的數位落差吧。

扯遠了。來談談畢業典禮吧。能說的不多,因為大概大部分的資料都是機密。畢業典禮用到的短片,經過我之後就大略完成了。當然,之前有編劇的靈感,和導演討論分鏡,導演和攝影的拍攝,最後我才能剪出那樣的片子(哪樣你們外人就畢業典禮那天來看吧!)我只把我自己當成一個把大家的這些努力拼湊出成果的人而已,不過在別人演中看起來好像我很厲害,把所有的混亂的影片變成了精采的故事。其實我也是照分鏡剪而已呢。讓我在這裡提這件事的根本原因,是因為畢籌會的高層好像因為跟編劇那群人不合所以完全不把他們的貢獻放在眼裡。偏見的影響多強大。

另外,剛剛提到我去公共電視,是因為我們要跟公視新聞借一個畫面。跟他們在電話裡討論了兩三次才拿到畫面,而且也填了正式的著作權同意書。果然是新聞部呢,我都忘了,不應該6點打電話過去,因為新聞7點開始…而且公視整個建築物很大,我一直以為他們只是以捐款過活的小基金會。山坡上的建築和斜斜的路令我聯想到舊金山。門禁很嚴,進出都要換證和磁卡管理。

在一個我整理房間收到累的晚上,我在網路上遇到了幾乎不會上MSN的一個同學。她說她讀書讀到累了,而且在報紙上看到美軍虐囚案的照片之後就一直想東想西。聊了很多,除了前面的東西以外,我們聊到了她現在決定要以我為榜樣的事情:抄考卷。唉,說來汗顏,我們班的人小考就是會到處抄答案嘛。我分析了一個她說她當時沒看出來的現象:我說,有些成績好的人會抄考卷,因為他們在意學期成績75分和85分的差別;而我不在意所以我不抄;班上大部分的人看不出這樣的動機,所以抄小考考卷都是以過一天算一天的心理;但是那些成績好的人,事後會把那天沒有讀好的書讀回來,至少在段考之前(我也會,但是是大考之前…|||)。所以結果就是,他們成績一直都很好,我的成績到了模考排名突然變好,但是那些過一天算一天的大眾則是現在開始後悔書沒讀…不過後悔歸後悔,指考還是要考啊。只是覺得那些人的做法算是一種心機吧,用這種手法保持優勢和[表面上的]成績。

附帶一提,我是不在意75和85的差別。但是如果差別是55和65的話,我還是會抄考卷的…||| 這不是什麼氣節問題,純粹是比較利益…

整理房間;整理三年的記憶,灌注在投影機投出的畫面;整理…

Tim
PS 筆記型電腦的資料也整理掉了。母上退休了所以電腦要還回去。

最後一刻/含糖飲料

這個星期是高中三年最後一週上課了。在最後一天結束的時候,我在一年級的板上發了一篇留言抱怨我現在的班級。算是一時的情緒也算是事實吧。我很討厭我們班的那些只想玩卻不動手做事的人;是啊,我們班一直都沒有玩到什麼,散落的同樂會、跳過的愚人節、出槌的畢業紀念冊什麼的。我用了「狗改不了吃○」在那篇留言裡;很難聽,我知道。但是就算到了最後一周,事實依然是事實;像提姆一樣的人就會去擔心我們班最後一節課沒活動、柳絮紛緋的汽球負載物沒著落、可能有的謝師宴冷場、沒人願意畢業典禮致詞等等…於是我跟幾個同學決定最後一節課要買花、做了一個減重以免飄不上去的假人、去跟班長說最好不要辦謝師宴、跟致詞的人說致詞的時候我幫你放PowerPoint。喂,我是考上了沒錯,但是這並不是全部跟我有關吧。憑什麼我要做這麼多公益呢。

雖然也不是沒有人幫忙,但是到了最後一刻我卻覺得特別的累…然後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星期五在學校臨時接到兔子的電話,卻也沒去找她…可能是潛意識的抗拒沒有計劃的是吧,總覺得已經安排好這個時候要做什麼所以就待在學校。笨蛋啊提姆,明明就沒什麼機會見到她。

另外一件事是智齒。很久沒看牙醫了,牙醫一邊看我的牙齒一邊嘆氣,還問我「你是含糖還是什麼的?」他說我的智齒下面的長歪,上面的蛀牙。後來想想說不定是因為在外面都喝奶茶、可樂什麼的飲料,所以牙齒才會被蛀到。可惡,之前還想說我都沒有蛀牙說。智齒果然是遺跡器官啊,如果沒有用途為什麼要長出來…

Tim
PS 這星期簽了很多名,寫了很多紙條、本子。之前在週記說寫這個好奇怪,沒有畢業的感覺;但是現在寫還是覺得怪怪的,沒有辦法把和那個人相處兩年(三年)的事情化整為一段話。是有些人有些特別的話要說啦,不過就是那些而已。

另一種生活

這個星期當別人過著黑暗的考試生活的時候(本週四五第三次模擬考),我跑去做其他事了。要跟大多數人澄清的事,我的日子並沒有比較簡單或是比較快樂。Well, 至少我自己是這樣認為的。

嗯,那我這星期在做什麼呢?看看應該就知道我真的比一般考生的日子,嗯,有趣而且忙碌。

首先是拿來交換期末考的東西。也沒有換掉很多,其實也只有數學。老師給的工作是幫他的講義打詳解。數學公式在Word裡面要用 Microsoft Equation 打,想說我會,但是打了之後才發現還蠻難的。每個數學符號都要用滑鼠在工具列上選,光選就花掉很多時間。而且我確定我就算拿學校所有剩下的數學課下去做,也應該打不完。倒是老師說,這樣的話打到多少算多少啦。

但是真正花時間的東西是畢業典禮籌備會的東西。因為去年的畢業典禮播的短片大成功,所以這次畢業典禮也會用到。不過內容現在要保密。我本來是不想把自己弄太忙的,於是我去跟攝影組的組長說「我不想開會,開會好麻煩。」於是他就說「你不想開會,那你做後製就好了。」我說了OK,但是一直到後來才想到「嗯?後製不就是剪接嗎@@」剪接要用的軟體大家都不會啊,所有人都是從零開始的耶。所以到了星期五我花了一整天在學校的多媒體教室裡面研究那個軟體,也去書店翻了一些那個軟體的書。唉,從零開始。

CG的部分就不研究了,通通給那個會flash的同學做吧。其實我也不希望讓技術問題限制我們的想像空間,但是活動組的好像把可能的技術問題當空氣…。

這幾天我可是背電腦去學校做事情說。所以幾乎整天都在看電腦。

星期六做比較不一樣的事是去中央物理的新生座談。他們邀請了所有的現在的錄取名單,考進物理所的,考轉學考,轉系考的,最後才是我們這些申請入學進來的高中生。人比別人少,來參觀的竟然也只有六個。整個活動的主題是在介紹每個教授做的研究,還有哪間實驗室的哪個儀器。這些東西不是大一大二需要了解的呢,不過也算是個先看看的機會。

星期二去補習的時候(因為時差都在睡覺@@)買了一張CD-True Colors 愛 原色 創作人原音大碟2004。很棒呢,聽到了一首歌最原原本本的樣子。反正提姆聽歌總是不在意是誰唱的,旋律比較重要(^^)。提姆推薦第3首遇見(孫燕姿)的原曲-林一峰By My Side

Tim
PS 要關閉病毒開啟的自動關機視窗,請到執行列執行「shutdown -a」。然後趕快去下載清除病毒的程式和Windows更新檔(可能要找另一台乾淨的電腦下載)。真感謝你啊,微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