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5》

上星期五和玉米去看了《1895》,一部以客語為主,講述 1895 年居民抵抗日本接收台灣的電影。在首映夜買到了不錯的位子,電影結束之後才發現今天的場放完之後都有談話會,演員和導演會走進來讓大家提問。

整部電影,我最強烈的感覺只有一個:「戰爭真恐怖,台灣應該永遠不該有戰爭。」電影傳達了一種巨大的悲傷,一種時代的無奈。很不幸的,台灣在這年之後接下來 20 年的歷史是層出不窮的 insurgency、riot,就是你現在看伊拉克新聞會看到的那些單字。Taiwanese Iraq

我在談話會的時候舉手問了導演,他拍攝這個台灣歷史上最大的地面戰爭的故事想要傳達的是什麼?導演的回答是:「我拍了故事是那個時代的人怎麼愛台灣;我想要讓大家思考,我們現在能用什麼方法愛台灣?

感覺被回丟了一個更大的問題 (笑)。在最近發生這麼多事之中,這可能是最核心的意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